日七/神七主页

新日七神七lof主页来了!
负责转载lof上的日七神七粮,和不带cp的个人向作品

经过微博大大的准许,大概可以转载到lof……_(:з」∠)_
不想踩雷的小伙伴可以直接搜索“日七专页”tag,在转载几个作品之后,以前的旧粮不会重复打“日七”“弹丸论破”tag,认准“日七专页”tagww

罪与coconut:

“呐日向君,今天要去哪里呢?”

【彈丸論破2/日七】日七的造句遊戲。

亞里:

注意事項


*本篇是日向創X七海千秋的文章。


*雖然本意是造句遊戲,不自覺就變成了短打。


*即便先寫了日七,其實本來是狛日跟日狛來著,之後會再貼上來的。


*實在想像不出七海主動提分手,或許會有點奇怪也不一定。


*大概有一點點的死亡意味劇情,以上都沒問題的話請見題目。




【造句遊戲】


1. 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2. 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3. 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字眼。
4. 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見」、「歡迎回來」、「記得當年」等字眼。




1.


「吶,日向君。」


隱約察覺到了有個微弱的力道正拉扯著自己的衣角,日向這才好不容易從手裡的解密遊戲中回過神來,草綠色的眸回望著身旁的粉色少女,日向只是扯出了個微笑。


「怎麼了?七海?想睡覺就不要勉強自己喔。」心裡擔心著那似乎總是昏昏欲睡的少女,日向的眉角有些擔憂的神色。


不論何時,總是那麼體貼呢,日向君。


「那個啊,是剛剛突然想到的,但是想要第一個告訴日向君。」雖然依舊是少女慣有的有些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說話方式,但看著有些興奮的雙手握著拳、十分精神的七海,日向就是覺得自己無法不被少女的步調牽著走。


那副神情看起來就是有些什麼事情想問,是十分期待的表情。


「這樣啊……那,是什麼事情?」


總是認真傾聽我說的話。


「我覺得,跟日向君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開心,有時候也會突然有種心裡暖暖的感覺,然後呢……雖然一開始不是這樣,最近總是不知不覺就把視線跟著日向君,很在意你的事情。」將雙手置放在胸口,這樣有些少女心情的動作意外的適合七海,隨著少女的言語落下,日向只感覺自己的臉頰似乎越來越燙。


「這樣的心情,到底是什麼呢?」


「請你教給我吧,日向君。」


2.


啊啊,為什麼感覺不到了呢。


遊戲的樂趣也好,和大家一起歡笑的時候也好,明明那些情緒都還是能夠好好體會的。


但是為什麼呢。


望著眼前的人影,七海只感覺的到滿滿的違和感,就像是一張畫布中因為過於鮮艷而有些突兀的感覺。


「為什麼,我在你身上,什麼都感覺不到,什麼也回想不起來……不論是希望,或者是絕望。」


……


「啊,是這樣嗎。」淡淡的語尾。


「如果是能夠這麼簡單被刪除的事情,一定不是很重要吧。」




3.


「沒問題的,因為,你們的存在,就代表著這是我曾經努力過,拼上性命的,才終於換來的奇跡啊。」


「所以呢,不要那麼難過。」


「我也會繼續,替大家加油的哦」


有人說,當你忘記一個人的時候,最先忘記的會是她的聲音。


但是日向從來不曾忘記過,即便是說著如此感傷的話語,仍然微笑著的那傢伙的聲音。




4.


代表著程式正在正常運作的流線畫面在螢幕上不斷閃現與變化,過了不久之後,許多零碎的光點逐漸在螢幕上聚集起來,最後映出了一個看起來正專注於手裡的顯示遊戲的粉色少女人型。


螢幕中的少女又過了一陣子後才察覺到螢幕的對面似乎有人正看著自己,於是果斷的結束了自己手上的動作。


「早安,我是超高校級的電玩玩家,七海千秋……啊,初次見面就不需要了喔。」先是用著有些慵懶的聲音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接著突兀的打斷了對方正準備脫口而出的初次見面。


「因為關於你的事情,早就已經全部SAVE在這裡了哦。」淺淺的朝這裡微笑了起來,七海千秋沒有給對方應答的機會,只是簡單用手指比劃著自己胸口的位置。


「嗯?還是說,禮貌上果然還是要介紹一次嗎?」然後是稍稍偏著頭,有些疑惑的望著螢幕前的那人。




「真的很重視這種事情呢……日向君。」

过去的日子里(日七,自我满足向)尾声

seraphim:

尾声


 


碧蓝的天空下,少女趴在草丛中,手指熟练地按着游戏机上的按键。


周围,到处盛开着美丽的花朵,随着逐渐温暖的风,轻轻摇曳着。


淡红的樱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如云,如霞。


美丽的姿态让整个天空都梦幻起来。


人们在四周喝酒吃团子,悠悠闲闲,相谈甚欢。


孩子们在其间追逐嬉闹,有时摔倒了、仍然笑意盈盈。


大家,都很享受这个瞬间吧。


七海看向如梦如幻的碧蓝天空,粉色的花瓣不断地飘落下来——


落了她一脸一身。


虽然盛开是如此地美丽,但却是花的死亡之刻。


有些伤感呢……但是,来年会有新的花朵开放吧?


为了这一年一次的怒放,它一直在好好地准备着呢。


远处的大家,在一起嬉闹着,小泉在一旁不断地拍下精彩瞬间——


啊,她最喜欢人们的笑容了。


御手洗被“御手洗”拉着,澪田不断地向他嘴里塞着东西。


二大在一边笑着,说御手洗你果然没有好好吃东西,还是那么瘦弱啊,接下来要参加训练啊。


终里在一边狼吞虎咽着,告诉御手洗,只要有二大在,就不用担心疲惫。


狛枝在中间有一搭没一搭地插着话,手上很粗糙地编着樱花花环,语句中也渐渐没了“希望”之类的字眼。


左右田和田中在轮番跟索尼娅展示自己的能力。


花村在旁边和西园寺一起,争论着何为点心之王。


雪染老师拉着宗方先生,在一边吃团子,旁边站着逆藏先生。


宗方先生虽然看上去不容易接近,但还是很喜欢热闹的。


虽然平时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但这样想着彼此,就会感觉到充满了勇气呢。


她看向旁边、目前还保持着少年模样的人,微微一笑。


“日向君……我做的很好吧?到了未来机关,认识了好多新朋友呢……”


“我提出的建议,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还真的无法实现呢……他们给了我好多好多建议和帮助……虽然也有做砸的时候,但我相信着,事情一定会变得更好的……”


“这样想来,就变得想要去努力了呢……也想要感谢着,一直支持着我的人……”


“虽然有的时候会有矛盾,但他们一定是期待着人们从绝望的阴影中走出来吧……一定是一起期待着,充满笑容的世界……”


“日向君,我已经做到了……接到大家的联络我很高兴呢……”


“可是,为什么——”


四周的美景瞬间如玻璃一般碎裂,泛起阵阵白光,消逝在黑暗中。


“如果没办法见到面,该怎么传达这样的心情呢……我该怎么去了解大家,该怎么去帮助大家呢?”


“虽然未来机关的大家,很多都认为你们是罪人……但是,如果不相信着能够互相理解、该怎么继续去努力呢……这样子……这样子事情永远不会向好的地方发展啊。”


“我会向他们保证,苗木同学也是一样……大家虽然在极端的情况下被迫作出了那些选择,但是,如果这样就无法原谅的话,这样子得来的未来……才不是充满希望的未来!”


“大家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不同情况下,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而已……”


“日向君……雪染老师坚决不让我进程序,就只能以AI的形式出现了……用不二咲同学做的原型AI,要说的话,我都已经交给它了……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该怎么做,才能救你们呢……”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就在少女的意识渐渐沉入深层的时候,少年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抱歉。”


漆黑的世界,骤然亮起光芒。


七海望见,许久未见的那个人,居然出现在了眼前。


他长高了一些,依然是熟悉的面庞,带着悲伤的微笑,赤红的双眸如鸽血红一般闪耀。


“日向君……?”


她急切地凑过去,想要触碰,生怕这一切又是虚假。


但是,面前的少年就如同雾气一般,怎样都无法接近。


“日向君……是日向君……对吗?”


“是我,七海……”他点了点头,“过去种种,我能来往于梦境……但是最近才想起来过去的事情……终于能这样来看你了。”


“所以,别哭了……不要沉浸在这么悲伤的梦里,只要你呼唤我,我一直都在。”


“日向君?”


“只要七海想着我,七海就能听见我的声音;同样的,我也能听见七海的声音……这样,我们就见到面了……”


“只是接受着过去的记忆,仍然有些没有真实感、像是经历着别人的事情一样……我也不是那个‘一君’……”


“我们,也有我们才能做到的事情……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光明的一面……被人原谅、也并非唯一的出路……”


“虽然沉浸在过去的梦境,拥有共同度过的美好回忆,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那只有徒然欢乐感伤而已……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而未来又如此地虚无缥缈……唯一能够决定的,就是现在吧。”


“现在,我要和大家一起努力活下去,他们也终究会找到他们自己的道路……而总是想着待在未来机关期待得到原谅,可是会浪费很多时间的……”


“比起想要做到的事情……世界是如何看待我们的,那根本不重要……”


“所以,七海啊……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之后的道路我们会自己去找……七海能让我们想起当初的心情,已经足够了。”


“对我们的身份和处境,七海不需担心……只要换个名字和身份,不了解的人们会重新看待的……之后再试图互相理解就好了。只要能够相信着事情会变好,终究有一天,可以一起重聚在晴空之下吧。”


“这是……‘我’的记忆,告诉我的事情。”


“日向君……”


他,终究已经不是‘他’了……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只要能见到面,就会创造新的回忆吧?


“日向君……不说记忆,这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吗?”


“七海……虽然一开始确实有些疑惑,但跟他们在程序里面经历的那些事情,我感觉得到,他们对我很重要……所以,我打算活下去、作为‘日向创’跟他们一起活下去。”


“只要想着,跟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情……就会觉得,一定什么地方都去的了……”想到这里,他笑了,“人虽然是会改变的……但只要期待着同样的感觉,就会到达同样的地方吧?”


是啊……他已经作出选择、是如此地坚定,因为有了新的羁绊吧……


如果他有了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能够得到快乐,想要活下去,又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


如果他能够感觉到幸福——作为朋友,也是一样的感觉吧?


可是——


“七海……在思念着‘我’吧……”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悲伤,“虽然很想为七海做点什么,但是,‘我’已经不是我了……那个时候的心情,再也找不到了……”


“抱歉……”


抱歉什么的……如果真的感到抱歉,就不要说出来啊。


但是……


“能这样去想……果然还是日向君啊……”七海向他露出微笑,“所以,没关系的……”


“日向君……终于可以不被束缚,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我很高兴呢。所以……我想我也应该放下了。”


“我会见证着日向君的努力,日向君……也要好好看着我做的事情啊?”


“我会交好多好多朋友,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游戏……一定会努力创造新的快乐回忆的……所以日向君……要多多过来看我啊?”


“七海……”


“日向君!过去的事情我会好好珍藏,但是,之后再不见面就是耍赖了……约好了哦?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待在这里,等着你的……”


“我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


他猛然怔住,不自觉地,视线模糊了。


那是一种、出自灵魂深处的,幸福的感觉。


高兴到了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嗯,七海,我们约好了。”


……


梦中,单调的白,渐渐显现出来了具体的风景。


那是,七海想要,让日向君陪着,见过的美丽景色。


碧蓝的天空,淡淡的光芒透过云层。


远处是湛蓝的海面。


风变得温柔,带着她想要带给他的温度。


像是感觉到了这种心情,赤红的双眸泛着泪水,笑容变得光彩夺目。



阿四:

弹丸x君名neta
这回是真的在模仿君名的海报了,不像某次三题作业只是参考
好像隐藏着不容易发觉的剧透【???

法君_:

久违的一发更新,抽不出时间摸鱼so sad【。】

近期沉迷小花滑,小季好可爱噢呜呜!【。】

学校的图书馆是个安静又适合学(mo)习(yu)的好地方!

最后2P是新年打算送出去的手绘明信片!稍稍透个草稿,还有两张实在找不到角度拍所以没放出来【...】

坑友们咱寒假接着战v3!!!【。】

【曾经有段时间很久不摸鱼,下笔之后画出来的都是些和原来画风相差甚远的垃圾(...),还因此惶恐了很久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回不去了...】

源自於今天的怨氣

彌櫻:

「日向君,你別難過嘛!」七海站在淚流滿面還不斷在啜泣的日向的身旁安慰著。


「可、可是──!」日向想要說出什麼話的時候,話卻始終吐不出來。


「好了,日向君可是要將帥氣的一面展現給我看的喔。」七海輕輕拍著日向的被溫柔的鼓勵。


「因為我存在過、努力過、竭盡全力的爭取過了,所以肯定會沒問題的喔。」


「可是這對七海也太不公平的啊!」日向抹開臉上的淚水看向七海。


「沒關係,我們兩人可以跟舞園學妹一起努力阿。」七海拍了拍日向的肩膀淡淡地展開笑靨。


「沒錯呢,日向君就讓我來看看綻放在你們身上的希望吧。」狛枝抱住身體不斷發出迷之喘氣。


「為什麼七海在劇情被虐殺,在這裡也無法進本戰?」日向竭盡全力的嘶吼,下一秒逆藏狠狠從她的身後揍一拳。


「夠了,老子連首頁都進不了你還在這裡廢話,在鄙視人嗎?」


「我只要漆66G的點心就好……」十六夜張開嘴巴吃下流流歌遞過來的馬卡龍。


「好了好了大家冷靜些。」苗木也跳出來安撫眾人高(怨)昂(念)的情緒。


然後沉靜了三秒鐘後,所有人異口同聲的怒吼:


「TMD第二名別吵!」


苗木表示內心受創。


盾子在一旁塗指甲油,「阿阿,原本超過卻被反超的七海前輩還真是一個超~~~絕望的事情啊。」


「江──之──島──!」日向表示為了我心愛的老婆絕對要滅了盾子。


 


未完待續……(?


對於萌戰後續彈丸腦洞會持續放上來


不過最快就要等週五了(段考阿.......